对此,苏海南向笔者表示,“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同步调整,幅度大致相当,并如江苏省那样,适当安排企业退休人员退休金增幅稍高一点,有利于改善此前‘双轨制’下二者退休待遇差距过大的状况。中国的税制还没有定型,未实行综合所得税制,征信系统也有待建立,人们的收入来源不透明,投资后不交资本利得税,企业大量筹集发票冲销避税。《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目前财政部和人社部正在对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金个人账户记账利率水平进行统筹测算,方案或将择期公布。而合并后的“强制公积金”也可用于租房、医疗和子女教育,但必须是在参加者经济困难时才能支取;同时还允许发放比银行利率稍低一些的商业贷款用以买房。

一些投资者认为,养老金此时入市体现了管理层对于A股市场的支持,能够给市场带来大量的增量资金支持,并在短期内带动A股市场走牛。期待短期内养老金入市带来A股牛市并不现实。”10月13日,51社保的创始人兼CEO余清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个人账户空账,退休时这部分支取完全有赖于财政补贴,如果恰逢经济不好,会引发极大的社会问题。”  财政兜底  “按照现在的养老金发放标准,一个人在71岁半的时候就花完了自己所缴纳的养老金,剩下部分全部由财政补贴,寿命越长,政府补助越多。”张建明说。那么,证券投资管理机构参与提交申请的情况到底如何呢?  11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独家获悉,养老金入市又有了进展,首批管理人资格申报已经结束,所有具有申报资格的机构全部提出了申请。

A股市场有望迎来可观增量资金。专家表示,缴费与权益脱节导致参保人缺乏积极性是其中重要原因,建议健全多缴多得的激励机制,同时改变目前缴费基数确定办法,统一按个人缴费工资之和核定单位缴费工资。数据显示,2015年企业养老保险征缴收入中个人缴费从2010年的3641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7728亿元,增加4087亿元,年均增长17.5%。“我们调研的一个民营企业大概只给三分之一的员工缴费,可以通过签订短期合同等方式逃避,但国企没法逃避这些负担,越是这样国企压力越大,也越难以发展。”  2016年8月,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发布《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下称《报告》),其中披露的数据印证了陆昊对于黑龙江养老金收支情况严峻的判断。养老金收支凸显地区“不平衡”;  陕西等6省份当期收不抵支  《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底,企业参保离退休人数增幅为6.5%,再度高于企业参保职工人数2.7%的增幅,延续了2012年来的趋势,并由此导致抚养比连续4年下滑,于2015年达到2.88:1。如果说不到三位企业养老保险参保职工供养一位企业退休者反映了人口老龄化的趋势,那么《报告》所呈现的各地养老金收支情况的不平衡则可谓切实的“忧虑”。